东北过年只有烫头和洗床单?我们还有车务通、电子病历和智能灌溉

  春节来了,同仁和业界小伙伴们,纷纷回家或去旅游

  如往年一样,我们再次借用每一个小伙伴的双眼,

  去看看ICT技术发展至今,带给家乡、

  带给身边的商业、教育、零售、交通、娱乐和生活的变化。

  这次,我们仍以故事的方式来呈现。

  ICT故事会,也欢迎你的投稿。

  CWW

  今天,2月14日,是情人节又是农历腊月二十九,俗称小除夕。

  在这双节日、备年货、返乡或者旅游的日子,如果你还是坚持上班么,那么一定是重要岗位上的人,嗯!

  反正,小编已经回老家了,此刻正穿着短袖坐在窗边,一边感受着屋里屋外40多度温差(外面零下20度,屋里零上23度),一边撰文码字。真的不用惊讶,这就是大东北的日常——外面贼冷,屋里贼热(每年回家我究竟带哪个季节的衣服,是个愁人的事儿)。

  东北被“黑”了

  提到大东北,真的让我又爱又恨,这片生我养我的北疆黑土,有着全中国最好吃的大米,最美丽的雪景,最豪爽的热情,但却在2017年被“黑”得一塌糊涂。

  先是商业投资人高喊“投资不过山海关”,直挺挺地打脸东北三省恶劣的经济环境和投资环境;

  而后,一篇“有钱去雪乡,没钱才去北海道”的网络热文,又揭开了当地旅游住宿欺客宰客“一锤子买卖”的黑幕,直接重创了今年东三省作为重要收入支撑的冬季旅游产业;

  这还不算完,今年1月份,亚布力董事长毛振华先生的一段视频彻底将事态推到浪尖,视频中,毛振华痛骂亚布力管委会野蛮执法,挥霍国家投资,一句“我在这里被欺负被愚弄”,真实反应了在东北遭受的不平待遇。

  这一连串负面事件的发生,让很多本来就对东北抱有怀疑的吃瓜群众,更加对“东北人都是黑社会”这件事深信不疑。

  朋友圈里更有心机Boy还拿出了GDP数据、专利申请量,甚至反腐下马人员的级别和数量,进行了精准的比对,断言东北无救、东北已“沦丧”。

  冬储的白菜最好吃

  作为地道的东北人,我每每听到这些,看到这些的时候,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毕竟“谁不说咱家乡美”,我们东北幅员辽阔、物产丰富,大庆石油、抚顺煤矿、鞍山钢铁,更重要的是,东北三省作为天下粮仓,托起的可是全国的饭碗。

  可是现在,很多人一谈到东北,总定调为“老工业基地”,落后陈旧,从产能效益到体质管理,浑身上下充满了毛病,总一脸“烂泥扶不上墙”的表情。

  但是,同志们,咱不要忘了,就是这座“老”工业基地,当年为新中国的建立和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曾经砸锅卖铁也要支援国家钢铁,曾经“宁可少活1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曾经付出几代人的汗水让戈壁变绿洲,北大荒变成了北大仓。

  大东北作为“共和国的长子”,年轻时为国家建功立业,屡获战功,如今步入中年,腰酸背痛也有了“三高”,心气也不比从前,但我们不能因此就放弃自己的亲人,寻医诊病、有药就吃,实在不行还可以开刀手术嘛!

  对于现在的东北,实在没必要为已经发生的负面而辩解,也没必要找类似“是寒冷限制了想象力”这样的理由,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正视自己、改变自己——就像冬储的白菜,要把它们从阴暗的地窖里拿出来,放在阳光下晒,看清楚每一颗白菜身上变质冻坏的部分,毫不犹豫地剥掉,才能露出里面新鲜的菜叶,才能变成过年的美食,被端上餐桌。

  不得不说,东北正在改变,只不过“病去如抽丝”,需要的是时间,那些围观东北的外地人和已经离开东北但心系家乡的本地人,我们要给东北看病问诊的时间,真的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希望2018年少一点误会,多一些理解。

  东北究竟咋过年?

  当然了,外界对于东北误解,成因还是多方面的,比如当年“春晚”赵本山的小品也是根源之一。

  很多人都以为东北过年就是“柴火灶、热炕头、一天三顿都带酒”那样婶儿的。

  但实际上我们是这样婶儿的。

  后来人们又认为,在东北生活就是

  深山老林、大雪封门、狗拉爬犁、冻掉下巴那样婶儿的。

  其实我们环境是这样婶儿的。

  最气人的是今年,这位大连的网红小哥一段“原来北方家庭这样过年”的小视频,刷爆朋友圈,作为活跃在北京的东北代表,朋友们纷纷转发给我,还不忘问我一句:

  “你妈过年烫头吗?”

  “过年给红包为啥要说,憋(别)跟我撕巴?”

  “大波浪小皮包,身上披个大花貂,这是东北女性标配吗?”

  太气人,怎能如此诋毁我大东北,

  为了不能让误会继续产生,我必须说:

  这。。。都是真的!!!!!!

  终于想起了主题

  当然,北方妈妈们对于美(烫头)的不懈追求,也是生活水平提高的侧面展现。东北也在努力地跟上时代步伐。以互联网、ICT为代表的新一代新兴技术,也在潜移默化地走进了这片神秘的东亚雪国。

  最后

  我必须回归主题

  科技改变生活

  就这么突然

  哈哈哈

  作者的老家位于黑龙江省内一个地图都说不清楚的极北小镇,简直就是祖国边陲的边陲,尽管地理位置偏僻,气候寒冷,人口稀疏,但是,城镇化脚步和互联网化程度却与城市保持高度一致。

  比如,走到哪里信号都满格的4G、大年初一同步上映的《唐人街2》,随处可见的Wi-Fi标志以及铺天盖地的移动支付。

  当然,还不止如此。

  昨天我去探望正在医院做透析的姥姥,路边随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发现司机手中拿了一部很像手机的对讲机(中国电信天翼POC终端)。

  POC其实是运营商推出的基于IP技术的手机对讲业务,承载于数据网,可以实现群组对讲和一对一对讲。不同于传统的对讲机,POC可以实现更大范围的通信、GPRS定位、永远在线。

  小镇人需要用车,都会拨打总机电话,总机再通过对讲和定位,通知附近司机,随机有人会响应接单。原理上很像“滴滴打车”,但优势在于,不需要安装APP、不用对接现金账户,在这个人口不足1万、居住集中、中老年人偏多的小镇上,“互联网叫车”真的不如打电话方便。所以,来自运营商政企客户的车务通服务,居然在这个边陲小镇上,战胜了滴滴,赢得了市场。

  来到医院,需要4个小时透析的姥姥正在床上闭目休息,家里人告诉我,虽然姥姥住在地方医院(也是三甲),但也能享受到大医院的医疗资源。

  因为去年,这里采用了电子病历,上线了电子病历后,医生查房时不再手写病历,而是每人一部移动终端,将患者的拍片和数据指标全部电子化,定期与北京和省会城市医院进行语音、视频的联合会诊,同时所有数据也会存入大数据平台,作为重要的诊断数据参考。

  希望借助这些科技,姥姥的病能尽快好起来,感谢这些极具智慧的互联网先驱和科技先锋们,是你们让科技真正走进了生活~~

  微信号:CWW-weixin

  通信世界

  一个全媒体综合服务平台

  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人民邮电出版社主办,

  是中国通信产业的前瞻媒体

本文来源: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