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8.6亿美元再押ofo,创始人戴威如何打好下一场硬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一财科技”(ID:ChinaChanceClub),作者:邱智丽;36氪经授权转载

共享单车的融资链条变得越来越长,难怪ofo小黄车创始人兼CEO戴威将其称之为“碾压式融资”。

时隔8个月,13日ofo小黄车宣布完成8.66亿美元E2-1轮融资,本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ofo的上一轮融资发生在去年7月,此前每轮融资间隔最长3到4个月。

此轮融资采取了股权加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据悉债权占比不小。之所以采取这样特殊的融资方式,源自此前ofo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先后两次将其资产共享单车作为抵押物,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17.66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正是这笔特殊方式的“救命钱”,让ofo与滴滴的博弈多了一份筹码,使得ofo在阿里和滴滴之间形成一种新的平衡,与此同时也让ofo小黄车和摩拜合并这件大概率事件画上休止符。

与摩拜合并?概率变小

“现在创始人团队占董事会的多数席位,投资人非常支持公司的全速发展,也非常支持我们创始团队的想法以及对未来的思考。”在回应投资方经纬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关于公司控制权问题时,戴威如此答复,在融资新闻稿中ofo也强调将在众多投资方支持下独立发展。

在历经与股东滴滴不和和融资不畅传闻后,通过股权加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阿里系正式进入ofo董事会,滴滴也不得不在控制权上有所让步,这助力了戴威为首的创始团队一直希望保持独立发展,而非合并的想法。

“共享单车这个事情从本质上讲是B2C的商业模型,你开一家肯德基、我开一家麦当劳,都有机会去挣钱、去盈利、去上市。”针对合并,戴威表示。

在他看来,合并是基于纯线上平台,比如说需要争夺司机,或者双方竞争情况下获取流量成本非常高,导致边际利润暴涨,这样合并有盈利预期,所以合并概率比较大。“我觉得共享单车行业合并的概率小,合并的动机没有那么强。”

的确,与网约车市场不同,共享单车属于重资产运营模式,庞大的资产和团队都是沉重的包袱,这也使得头部公司没有合并的动力,更何况当下摩拜和ofo背后的流量和资本力量相当,合并更是成为资本僵局。

与哈罗合并?谁是主导者还不一定

原本共享单车行业的大概率事件——ofo与摩拜的合并伴随新一轮融资最终走向了另一端。蚂蚁金服同时支持两家共享单车企业之后,ofo和哈罗单车的合并呼声又日渐高涨。从投资的角度,阿里系在共享单车赛道已经占下ofo和哈罗两家企业,但这两家企业未来的关系也变得微妙。

“我和戴威关系挺好的,但见面更多是讨论行业的问题。”哈罗单车CEO杨磊3月13日接受包括一财科技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合并目前不在哈罗单车考虑范围之内,也没花时间想。

不过,杨磊在现场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有一天合并这个事件真的机缘巧合的实现,到时候选择权到底在谁家手里还不一定。”

ofo宣布最新一轮融资的同一天,哈罗单车在北京公布了“全国免押战略”。

这一次,哈罗单车还拉来了ofo这一轮的融资方之一的蚂蚁金服站台。而这背后,蚂蚁金服已经数次在ofo和哈罗单车两边下注。

2017年4月,ofo就对外声称拿到了蚂蚁金服战略的投资,双方还宣布将在支付、信用、国际化等领域展开全面深化战略合作,进一步带动共享单车行业的用户体验升级,助力绿色出行和低碳生活,共同推进无现金社会建设。不过,双方并未透露具体入股金额与占股比例。

2017年12月4日,哈罗单车宣布完成了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由蚂蚁金服、深创投富士达、威马汽车等共同投资。按照永安行(603776. SH)当时发布的公告,D1轮融资之后,由永安行旗下低碳科技和哈罗单车合并后的新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已经成了蚂蚁金服。

不过,哈罗单车在随后的12月底又宣布完成10亿元人民币D2轮融资,本轮由复星领投,GGV纪源资本等跟投。

免押金背后的资金战

按照哈罗单车这次公布的免押金战略,芝麻分650以上的用户,通过支付宝“扫一扫”车身二维码,选择授权芝麻信用,就可以在全国免押金骑行哈罗单车。

对此,哈罗单车方面表示,这项活动预计到今年年底可辐射1.6亿骑行用户,免除押金总额超过300亿元。而过去三个多月,已经在20个城市开展的芝麻信用免押,为哈罗用户免除了约18.89亿元押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近期发布的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国内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达2.21亿。按主流单车企业押金在99元-299元之间估算,国内共享单车用户的押金存量规模为200亿~600亿元。

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部分共享单车企业陷入资金困境、出现押金退还难题。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多家共享单车停止运营导致约15亿元的用户押金无法退回,波及六七百万单车用户。

蚂蚁金服副总裁、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表示,在哈罗单车全国信用免押之后,国内共享单车行业可以供用户免押金骑行的单车数量已经突破了1000万辆。

但是,免押金对于目前还忙于烧钱战的共享单车企业而言意味着更大的资金压力。

更何况,在摩拜、ofo相继取消月卡补贴之后,哈罗单车还表态将推出免押购卡“9元包30天用车”的选项。

对此,杨磊也承认免押政策对现金消耗是非常大的。“我们之前也做了很多准备,比如去年密集的多轮融资。”

今年1月份,有报道称哈罗单车完成新一轮融资。本轮融资金额超过10亿美元,蚂蚁金服、复星以及部分老股东都继续参与投资,同时会引入新的重量级投资者。但当时哈罗单车并未回应。

杨磊并没有对最新的融资传闻做出明确回应,只是强调实行全国免押就需要资金支持。

而在胡滔看来,全面免押金虽然需要准备足够的资金,但也能带来更多的用户。

杨磊并不担心共享单车的赚钱能力,“这是个能赚大钱的行业,共享单车租赁本身有非常强的盈利模式和盈利能力。我们现在已经具备盈利的能力了,只是现阶段我们更看重规模。”

运营和商业化双突围

面对重点城市单车投放量饱和,押金管理的趋严,摩拜、ofo双寡头格局已经清晰,后有哈罗单车借免押乘胜追击,共享单车铺量、免费时代已经结束,经历过一个寒冬的共享单车,将在这个春天迎来新一次的使用高峰,运营升级战也将打响。

这其中包括车辆的管理、维修、高效调度、智能化。“一停一大片,一坏一大堆”已是共享单车的顽疾。在城市不少角落,共享单车废弃车辆堆积成山,不少用户也反映频频遇到损坏车辆无法骑行。

戴威表示,当下工作上最大的焦虑之一就是对用户体验的焦虑,“早期我们更多关注的是规模扩大,对于用户体验也就是产品的耐用性,或者说骑行舒适度,因为竞争导致今年上半年松懈了。”在铺量竞争过后,如何能让单车重新变得好骑易用成为所有单车企业的大问题。

除此之外,当下的竞争格局促使单车企业必须寻求有效的盈利模式。“ofo正式开启商业化,欢迎各品牌广告主。”一位ofo负责人在转发融资消息时评论到。在免押金大趋势下,单靠分时租赁的盈利模式太过单一,在共享单车拓展业务边界,走向大出行的过程中,如何与其他行业结合探索到成熟的商业转化路径,也是一场硬战。

本文来源: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