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轮融资1亿元,手握5300万用户,他如何抵住多家上市公司收购的诱惑

悦跑圈创始人兼CEO梁峰

关注新商业时代,寻找下一个王兴、程维、张一鸣,就看创业邦 「100未来领袖」 。本文系第98篇报道。受访者是“悦跑圈”创始人梁峰。

作者 | 钟小玉007

编辑 | yinming、kuma

梁峰在例会上又忍不住发了脾气,把自己看到的细节疏忽一一指出来,问员工为什么没考虑到。事后又为态度道歉,说自己冲动了,但还是想表达下情绪和愤怒。

作为悦跑圈APP的创始人,梁峰带领公司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据官方数据,目前悦跑圈已有 5300 万用户,近 2 万个注册跑团。同时他们还投资了 11 家公司,涵盖训练、康复、赛事、杂志等,2017年营收 8000 万。

今年3月份公司刚完成了C轮 1 亿元融资,本轮由创世伙伴资本领投,华颖投资战略投资,亚商资本、广州九方企业管理跟投。

然而,梁峰只给去年的成绩打 60 分。

梁峰的脾气源于焦虑,他想做一家体育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公司。 为此, 他在管理上是事无巨细的梁老板,在C轮融资上是两年不妥协的斗士。

1

抗击爬坡期

梁峰形容2017年,可能是这辈子过的最难的日子,很长一段时间每天只睡4个小时。

首先是体育大环境,变化有如过山车。

2014年《国务院46号文件》后,互联网+体育的创业风气盛行一时,跑步和健身类新创项目几乎占半壁江山;经历不到两年的喧嚣,2016年市场开始降温,随之而来的是资本寒冬,很多互联网体育公司相继倒闭。融资环境进一步恶化。

悦跑圈从2016年上半年启动C轮融资,梁峰听到投资人问的最多的问题是,如何C端盈利。

但在梁峰看来,国内跑步行业还处在初期的阶段,至少还要三五年才会进入成熟期,体育是离钱最近的慢生意,追求流量变现会提前透支行业。

也因此,悦跑圈从 2016 年选择从B端来做商业化,帮助品牌合作伙伴策划线上线下活动、运营、实施等,甚至一起构思海报文案。合作方中不乏阿迪达斯、UA、宝马、可口可乐这些国际品牌。

“别人给1分钱,我能给到2分的回报,我就觉得这样的生意才是长久的。”

跑友的体验最终还是在线下,所以悦跑圈和组委会或品牌方一起,去服务了线下的几乎所有知名的赛事。

在C端则主要是沉淀数据,比如跑者的消费和行为习惯、社群关系、赛事关系等,设置多样化的标签,这也成为了悦跑圈最核心的竞争力。

为了获得质量更高的数据,团队下了不少“笨功夫”。比如跑友穿什么跑鞋?员工的相机几乎记录了所有大型赛事的现场照片,然后对一手资料做统计分析,数据报告甚至被国内很多体育品牌拿来做考核指标。

梁峰想让悦跑圈输出的是服务,不是流量,也不是商品。 于是公司去筛选认同价值观的、有能力的专业服务商合作,比如培训、旅游、营养、课程等,基于沉淀的数据,为C端用户提供服务匹配,争取做到千人千面。

但资本寒冬让人焦虑, 2017 年悦跑圈团队内部遇到了极大的意见分歧 ,是继续走体育这条路还是互联网这条路。

在团队某些人看来,尽管悦跑圈在B端的商业化目前还能养活公司,但他们觉得梁峰的这些笨功夫意味着慢,不去做用户端变现的事也是慢。

“不是不能,只是不想,做不来。”梁峰没给价值观不合的人以机会。

内部的一些人甚至等着看他的笑话,这反而激发了他。中途好几家上市公司想收购悦跑圈,甚至有机构出了在创业者看来的“天价”。他有一瞬间觉得累了,但还是咬牙顶住,他说偏要证明自己坚持的事情是对的。

今年3月份,悦跑圈宣布获得C轮1亿元投资, 来自相互认同的投资方 。领投方创世伙伴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周炜表示,从探探等项目投资到现在,高价值垂直人群的社交模式被验证是可行的,悦跑圈极强的线下运营能力让人印象深刻,这是潜在的护城河。

2

拒绝“人情味”

简单的板寸头,圆脸,偶尔戴副黑框眼镜,一身运动休闲装,梁峰看起来像个大男孩,但其实他已是刚到不惑之年的连续创业者了。第一次创业的挫败,让他变得更加专注。不改的是,他一直想做的是一家体育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公司。体育公司就要遵循”体育精神“。

也因此,外界看到的这个悦跑圈有点“特别”。当大部分公司通过补贴、送福利等方式来拼流量、拼用户数时,悦跑圈设置了反作弊机制,对于跑步作弊的用户直接“请”出去。别人想方设法满足用户“要求”时,悦跑圈却告诉你今天空气质量不好建议不跑,那场赛事参照你的跑量对你可能不太适合。

这在梁峰看来,是体育公司应该有的样子。他给悦跑圈定了三条文化——在公平的环境里竞争、正确面对输赢、一份努力一分收获,这也是他认定的体育精神。

“规则和人情味,你选哪个?”

“规则。”梁峰毫不犹豫地说。

有人觉得这未免无情,但他会告诉你,为什么要这样设定规则。

一次因为天气原因,有用户建议线上马拉松改期。梁峰给对方发了一张自己儿子在暴雨中打橄榄球的照片,在他看来这就是一种契约精神,也是体育精神。久而久之,悦跑圈上留下来的都是高度认同的人。

曾经一位跑者给悦跑圈写了非常长的帖子,表示自己因为腿受伤了无法参赛,但特别想要那场赛事的奖牌,这当然不公平。悦跑圈就让用户一起来讨论,有90个人说不能给。

梁峰选择了折中的方式,让一位员工去跑,然后把这块奖牌送给了那位跑友。仍有不少人给梁峰发私信,说你那样做其实是不对的,每个人都要正确面对输赢。他反思了自己,也因为用户对体育精神的理解而感到欣喜。

3

拧劲儿

作为土生土长的重庆人,梁峰有山城的一股子“拧劲儿”,重庆话叫“犟骨头”——你觉得我不行,我就要坚持到底。认定的事,怎么也要做下去。

他不怕吃苦,笑言投资人投他的一方面是看中他能吃苦。一周能飞7000多公里,连续几周这样飞,洽谈合作、参加活动等。干净利落整洁的是他,胡子拉碴、脸被大风吹得起皮也是他。

有时候北京分公司的员工很无奈,觉得和老板就像网友,总是忙,关注太多细节,也心疼梁老板,跟邦哥说之后给你看看悦跑圈设计的奖牌,“是他很自豪的东西”。梁峰也坦言,真是累,但体育给他带来快乐。

小时候的梁峰内向,很胖,身体不好,受《灌篮高手》的影响去打篮球,不会的动作就自己看视频学习,一年半就成了校队的队长。运动让他变外向了,也带给他安全感。他觉得体育是最高级的人格,从打球就可以看对方是个怎样的人,现在的很多好朋友也是以前打球认识的。

因为有这份热爱,他坚信着“体育精神”,创业始终遵循着“体育的逻辑”,真正的体育带给用户的就是快乐。

1995年,父亲奖励他考上高中,买了台电脑,这对于农村家庭来说很奢侈,但也让他有机会比同龄人体验到更多。

也因此他讨厌一成不变,重复的次数多了就会想要逃离,总喜欢往新事物更近一点。喜欢折腾,并且乐在其中。包括33岁从研究所 的正处职位离开创业,还有悦跑圈创意上的不跟随。

他说,创业极大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和好奇心。

梁峰还记得,16岁那年他花了100块钱买了第一件李宁的暴风雪风衣,走到哪都带着,后来竟然可以和这些品牌成为朋友,一起讨论来共同推动一些事情,感觉很奇妙。

4

自省和改变

梁峰相信,大浪淘沙后,悦跑圈留下的是真正有体育精神和热爱的人。

外界对他的评价很多。有人觉得他目标清晰,总是知道自己要什么,也有人觉得他实在固执。但其实他对自己的反省并不少。

对员工发飙了,他会反省自己;公司出现了一些管理上的问题,他会反省自己。有一次,他使用另一款App发生了数据丢失,打电话过去投诉,跟对方吵到一半,想到悦跑圈也有客服,想起他们的不容易,就跟对方道歉了。

“体育的精神就是你错,你认。”

以前的他会因为员工没有及时解决用户问题而发飙,现在更多了份耐心,和员工一起去改变。前段时间他让员工把用户投诉贴办公室门上,后来又改为电视屏滚动播放。他觉得用户投诉是行为,不管理由是否成立,都要借此去思考背后是否有什么原因,可以怎么优化。

他最近焦虑的是中层干部的成长速度,希望悦跑圈能更快建成由中层干部领队的铁军;他也恐慌自己会有惯性思维,所以不断学习,去很多学校读书,向不同领域的人取经。

“为了这个创业,放弃了好多爱好,但最大的爱好体育还坚持着。”

远看,他是拿到C轮融资、有足够扎实护城河的悦跑圈创始人。近看,他只是一位想做成一家理想公司的创业者。而现在,他还在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位更好的战友。

作者:钟小玉007,努力做时代的记录者,希望同时具备智慧和善。 关注前沿科技、消费升级,微信号:zhongsy_520,申请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及来意。

本文来源:创业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