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赚钱现金贷公司诞生:前三季净利45亿,碾压趣店拍拍贷

  真正新金融之王其实是马云爸爸

  文|周天

  新金融的滚滚浪潮呼啸不止,趣店和拍拍贷登陆美国资本市场,都用半年内超10亿的净利润的业绩震惊世人,然而,他们都不是新金融的真正王者。如果把他们的净利润摆在蚂蚁金服旗下两大信贷业务花呗、借呗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

  新金融功守道获取的《蚂蚁借呗系列2017年度第四期资产支持票据募集说明书》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蚂蚁金服旗下的借呗净利润44.9亿元,远超杭州银行等上市银行。其中,仅第三季度借呗净利润高达18.5亿元。

  而此前的2014、2015和2016年,蚂蚁借呗的净利润分别为5.05亿元、9.77亿元和19.24亿元。如果算上第四季度“双十一”带来的一波增长,预计2017年全年,借呗净利润将接近70亿元人民币,这样的可怕业绩也表明,借呗充分享受了中国消费升级和消费金融爆发的红利。

  借呗的运营主体为蚂蚁商诚小贷,前身是阿里小贷。数据显示,借呗日均利率约为万分之四,这意味着其年化利率为14.6%,堪称业界良心。

  而第一消费金融披露的蚂蚁旗下另一大信贷产品花呗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末,花呗运营主体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净利润为10.2亿元,总资产为172亿元,总负债为144亿元,所有者权益为27.8亿元,营业收入为14.9亿元。

  花呗和借呗依托着国民级电商平台——淘宝天猫和国民级支付工具——支付宝,场景黏性强,获客成本低。蚂蚁生态体系之强大,已无需多言,只需看看此前的趣店,其获客主要依赖支付宝提供的流量入口,一度轻松百亿美金市值落袋。

  而据一位资深投资从业者向新金融功守道透露,他们给蚂蚁金服的估值是按照2018年的预测净利润110亿×35倍的PE值,当时还觉得2018年110亿净利润可能稍微偏高,但现在发现,2017年全年就有可能实现。

  根据投资行业人士的估计,把70-80亿的信贷净利润,加上30-40亿的支付业务净利润,的确大概率会突破百亿规模,因此,蚂蚁金服四千亿估值基本已经可以坐实。

  根据此前泄露的路演材料,蚂蚁金服的支付收入长期占总收入的六成以上,随着信贷收入迅猛增长,如今这种收入结构将会发生改变了。支付和信贷业务多点开花,蚂蚁金服不仅已经成为“新金融之王”,未来力压招商银行成为“零售之王”并不遥远。

  资产的优质体现在其坏账水平,根据新金融功守道独家获取的信息显示,发起机构的借呗消费贷款债权不良率(逾期 90 天)在 2015 末、2016 年末 和 2017 年 4 月末分别为 0.53%、0.58%和 0.48%,近两年及一期的借呗消费贷款债权不良率平均数为 0.53%。

  但蚂蚁金服更令人惊奇之处是,其采用发行ABS的方式,让债权出表,提前回笼资金,避免了不断补充资本金的麻烦,新金融功守道查询发现,蚂蚁金服今年发行的ABS产品合计超过2500亿元,已成为中国ABS市场上的巨无霸。而根据新金融功守道查询工商资料获悉,商诚小贷注册资本金仅18亿,蚂蚁小微小贷的资本金仅20亿,颇有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马云在上半年提出techfin时,其谈到只做tech不碰fin,如今效果开始显现。比如,借呗还会将特定区域或者满足特定条件的借款人推送给趣店,"借呗",确认借款申请时可看到"本贷款由重庆阿里小贷及其合作机构提供"的字样。趣店会根据放款额的一定比例向阿里小贷支付费用。

  其实,用户面对着简洁的前端界面,基本不会感觉背后实际放贷主体的变化,这也意味着,支付宝成为占领用户心智的前端之后,银行、小贷等资金主体都将“后台化”。马云常常被人拿来津津乐道的那句“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似乎已经初现端倪了。

  但蚂蚁金服这头巨兽,并非没有隐忧,近期监管针对网络小贷的监管趋严,上述募集说明书的风险提示也把监管风险列为宏观政策风险的第一位,其称,政策风险指国家针对小贷业务和小额贷款公司所实施的政策向不利于发起机构的方向变动,具体包括行业监管政策、会计政策、税收征管等一系列政策。

  未来,蚂蚁的现金奶牛还会好吗?新金融功守道将保持密切关注。

本文来源: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