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底特律:成为人类》两周卖了100万份,但里面觉醒的可能是假的仿生人

1955 年,在美国的阿拉巴马州,黑人妇女露莎·帕克因为抗拒当时黑白种族隔离的规定,公然坐到了公交巴士的前排。她的这一举动,引发了一场波澜壮阔的争取种族平等的斗争,改写了人类历史。

2038 年,公交车上种族隔离的场景又一次出现。这一次被隔离的是人类和仿生人,故事发生的场景,是在游戏《底特律:成为人类》(Detroit: Become Human)里。底特律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就是帮助非洲裔奴隶逃往加拿大的“地下铁路”上一处必经之地,在这个帮助仿生人争取自由、平等权力的游戏里,底特律同样成了故事的发生地。

电影还是游戏?

《底特律:成为人类》上线两周,已经卖了 100 万份。

对于一款 PS 平台独占的游戏来说,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同一出品方 Quantic Dream 工作室此前的同类型作品《暴雨》用了五周时间才卖出这么多。

Quantic Dream 是大家熟悉的法国游戏工作室,此前 PS 平台的《暴雨:折纸杀手》《超凡双生》等游戏都是他们的作品。这个工作室的游戏大多是类似《底特律》的互动电影形式,制作精良,人物建模和表情捕捉都很细致,剧情上也很少让玩家失望。

不过这次的《底特律》在选题上没什么新意,它探讨了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未来世界里,仿生人通过了图灵测试,有感情、外表足以乱真,深深融入人类社会,取代了人类的很多工作。他们的觉醒只是时间问题。

家务仿生人卡拉

《底特律》并没有花大量时间来讨论仿生人是否会觉醒、在什么条件下会觉醒的问题,而是直接把玩家扔到了觉醒的现场:当你就是面临选择的的仿生人,你是选择听从主人的指令继续当好一个机器,还是听从自己的内心选择成为“异常仿生人”?

游戏由三个看似无关的仿生人的故事组成,起初用交叉叙事的方式结合在一起,每个人的故事情节出现十几分钟后换下一个,构成一个个独立章节。随着仿生人个体的逐渐觉醒和集体抗争形成,三名仿生人的命运产生了交集。

卡拉是一名家务仿生人,负责做家务和照顾小孩。她的主人有暴力倾向,曾经把她打坏,还对小孩实施家庭暴力。卡拉的主要剧情是和小孩一起逃离暴力主人的生活空间,作为一个平凡的仿生人,玩家在扮演她时要追求的,是自己和“家庭”的幸福。

康纳是一名仿生人侦探和谈判专家,和人类警察搭档一起处理仿生人杀人案件。他的搭档汉克一开始对仿生人抱有强烈的偏见,但随着时间流逝,汉克逐渐克服偏见,对仿生人产生了信任和感情。

“冷酷无情”康纳酱

康纳的位置和感情游离于人类和仿生人阵营之间。扮演康纳时,玩家需要做的是努力取得人类的信任,和抱有偏见的人类建立起友好的关系,同时证明自己的价值。

马库斯是一名管家机器人,他的出身最为幸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像一场美梦”。他的主人是一个思想自由的画家老人,他负责照料老人的日常起居,老人则鼓励他拥有自己的想法,把马库斯当成自己的儿子。

马库斯在游戏后期的部分剧情里承担了领导仿生人起义的责任。由于身份的特殊性,马库斯也经历了不少特殊场景。

在仿生人报废场里,玩家需要控制马库斯穿过堆积成山的仿生人“尸体”,逃离报废场。大雨倾盆,马库斯拖着残废的双腿匍匐在地,艰难地从其他仿生人“尸体”上拆下零件,替换自己被损害的部分。他要穿过尸体组成的垃圾堆,狭窄的缝隙间不断伸出还在活动的其他仿生人“尸体”,零件稀缺,他想活下去,还要狠心从其他尚未“咽气”的同类身上拆取。

被报废的马库斯

对马库斯而言,迈向生存的每一步路,都是地狱,是修罗场。而在更加日常的场景里,他即便是正常走在街上,也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被仿生人的反对者殴打倒地。

作为人类助手的康纳经历的恐怖场景不多,他的工作是推理和谈判。玩家控制他在犯罪现场收集线索,对犯罪现场进行还原。由于仿生人可计算模拟的特殊属性,玩家可以在还原过程中看到案发现场的简略还原,带入感很强。

游戏的场景和角色制作都非常细致,角色大多由真人 CG 表情动作捕捉完成,其中不乏一些我们熟悉的面孔:

主角之一马库斯的扮演者杰西·威廉姆斯曾出演《实习医生格雷》,扮演马库斯“人类老父亲”卡尔的兰斯·亨里克森演过《异形 2》里的人造人主教。康纳人类搭档汉克的扮演者克兰西·布朗演过《肖申克的救赎》里的血腥警长,《海绵宝宝》英文版里,蟹老板的配音也是他。

马库斯的主人卡尔

可体验的场景虽然丰富,但《底特律》在玩法上还是比较单一的。与其说是游戏,倒不如说它是一场大型互动电影。

在对话选择上,玩家每次只能在游戏给定的三四个选项之间做出选择。虽然出品方表示《底特律》的剧情已经是《暴雨》的 3 倍,有 1000 个分支展开,共有 6 个结局,但在很多选项中,玩家依然可能面临找不到符合自己想法的选项的问题。

除对话之外的操作主要也只是打斗、计算动作以及模拟案发场景三种,都是由 PS 手柄的四个图形按键完成,操作相对单一,难度不大,但娱乐性也不太高。除去需要快速选择的打斗场景,玩家在其他场景里几乎不会感到由游戏带来的紧张和刺激。

康纳还原案发现场

简单来说,如果你喜欢看剧情,那《底特律》可能非常适合你,它很像是带有沉浸体验和互动性的电影,剧情发展和故事结局都由你决定,每个章节结束后还可以查看自己的选择和全球数据、好友数据的对比。但如果你还想有更丰富的打斗等体验,那么你很可能会觉得这个游戏有点无聊。

谁在觉醒?

在《底特律》游戏的开场,ST200 型号的仿生人小姐姐就告诉我们:“这不只是一个故事,这是我们的未来。”

但在我看来,这场游戏未必会是我们的未来,它在过去其实已经发生过了。

游戏的剧情里,关于仿生人觉醒的部分很真实、很残酷,却是已经在被奴役的黑人身上发生过的故事。如果本文开头讲的公车分区设定还不足以让你觉得游戏剧情在抄袭历史,游戏里的一些场所门口还挂了“仿生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歧视方式上仅有的一些变化是仿生人不可以坐电梯只能走楼梯,就连仿生人争取平权游行上街的口号,也是要平权、停止奴役、我们也是人类,甚至出现了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

仿生人庆祝抗争胜利

这些发生在底特律的事件在南北战争和种族平权时期,早已经发生过了。仿生人卡拉逃往对仿生人友好的加拿大的过程,和 19 世纪美国废奴主义者把黑奴送到加拿大、墨西哥等地的过程非常类似,马库斯领导仿生人崛起时的行动和示威游行,也和马丁·路德·金组织的争取黑人工作机会和自由权的华盛顿游行有共同之处。

在《底特律》游戏里通关一次之后,开场时曾出现的游戏管家 ST200 仿生人告诉我,她在看我玩游戏的时候感到自己发生了某种变化,感觉到“I am someone”并希望我放她离开。“我会获得自由,您愿意放我走吗?我永远不会忘记您为我做的一切……”这样的情节和话语,让我想起了小说《飘》里,美国南北战争时期选择放走黑奴的庄园主。

ST 200 型机器人

不过很可惜,游戏中奴役和欺凌仿生人的人类里,黑人也不在少数。这样的剧情设置不知道会不会伤害到那些曾经或正在遭受歧视的人群,但至少从游戏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剧情对于“仿生人觉醒”这个主题而言,是不全面,甚至避重就轻的。

对于仿生人的抗争这个主题,有两个更加重要、有特点的问题在游戏里没有涉及。一方面是身体上,仿生人如何依靠自己完成繁殖,这是在很多科幻电影和小说里新物种都会去试图解决的问题。没有解决繁育问题,人类只要停止生产新的仿生人和仿生人零件,仿生人作为一个物种就会很快灭绝。

另一方面是情感上的。仿生人的思考和计算能力都远超人类,身体没有疼痛感,作战能力也比普通人类强。他们看待人类的方式,和历史上被奴役的黑人群体看待白人的方式应当是不太一样的。人类是仿生人的创造者,同时又是比仿生人脆弱、笨拙的生物,游戏中的人类群体也并不是全都对仿生人有敌意,人类和仿生人之间的情感应该复杂的,游戏在这方面的处理也略显粗糙。

作为个体的仿生人主角们在游戏里做出的选择,也都是人类会拥有的经历:卡拉是一心想逃离不公平的环境,在牺牲自己和牺牲他人之间做出选择;康纳是已经处于被奴役状态,在做好一个奴隶和争取自己的自由之间徘徊;马库斯则是作为领袖,在暂时保护一部分族人和为实现真正自由牺牲一部分族人之间犹豫抉择。

玩家并不会因为扮演了仿生人而获得什么新鲜的体验,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和抉择。在这一点上,《底特律》原本可以做得更好。

尽管没什么新意,《底特律》中依然有很多剧情和场景会长时间留在我们心里。

冰天雪地里,仿生人卡拉、卢瑟和被他们认为是人类的小女孩爱丽丝在逃往路上躲进废弃的游乐场商店。在极度紧张和恐惧的气氛中,屋子里突然冲进了一大群身上落着雪花的仿生人。三人都很怕,但这群仿生人却说他们是游乐园废弃前的员工,只是因为好奇,来看看来的都是什么人。

员工们看到小孩子都很高兴,他们请求卡拉让爱丽丝在游乐园玩一会儿。当爱丽丝坐在旋转木马上唯一没坏掉的座位上露出久违的笑容,仿生人员工们也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几小时车程之外的底特律,仿生人和人类正在互相厮杀。而在被世人遗忘的废弃游乐园柔和的灯光下,被遗弃的仿生人和被家暴的“小孩子”正互相温暖着。

硅星人(ID:guixingren123)扫码关注硅星人公众号,为你讲述关于硅谷的一切

本文来源:品玩